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糖舌饼 > 正文

拯救右臂_故事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不亦异乎网

  我的手一定没事,你看指头还能动呢。王安全躺在病床上,看着自己的右手指,想着。可是五指山的医生为什么说要马上截掉它,否则有生命之忧?五指山的医生一定搞错了,一定是这样!他们医术不高,他们的医术一定是不高!我的手肯定能保住,不然我的右手怎么现在还在。他们连夜把我送到这所医院,说这所医院是海南最好的医院,也是治疗骨类病最好的医院,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。他们一定能保住我的手,我的手一定还会像原来一样活动自如,可是它为什么没有知觉,王安全有左拳狠狠地锤了一下右臂。可能骨头骨折后就会出现这种情况,我不担心,不害怕,医生一定会想办法保住我的手,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,我这个骨折的手对医生来说就是小菜一碟。现在感觉好多了,身体不疼了,也许是刚才护士给我打的药水起作用了吧,你看这里的药就这么神奇,医生的医术也一定很高明,我的手一定能保住。为什么要给我输氧气,我能自由地吸气呼气,管道在鼻孔里真难受,我要拔掉它,可是医生给我输氧,一定有他的道理,我要听医生的,我要保住右臂。王平安望着窗外黑魆魆的夜晚,仿佛看见一只怪兽呲牙咧嘴向走来,他连忙用被子蒙住头。偌大的房间里,只听见吊瓶滴水的声音,王平安紧缩一团,窝在被子里。

  “李主任,请你告诉医生让他们保住我的手,好不好?”王平安突然对李权恳求道,声音有些发抖。

  “平安,你放心,我已经告诉医院了,让他们请最好的医生,用最好的药,我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你的手。”李权坐在病床边,两眼像熊猫似的。

  “李主任,辛苦你了,给你添麻烦了。谢谢!”

  “不客气。不要再说话了,你要多休息。”

  李权回想起昨晚的一幕,心里还在颤抖。看到王平安浑身都是血,心里顿时冰凉冰凉的,从小到大,他还没有见过那么多血,过年杀鸡宰鹅都是父亲做的,他怕血,看到血就晕,可是,不知什么原因,他竟然能够冷静地帮助护士包扎李平安的伤口,尽管双手沾满了鲜血。此时,李权将双手移动鼻前,一股腥味直冲鼻孔,他立马冲进卫生间,呕吐起来。

  “主任,我家人知道了没有?”李权从卫生间回来,发现王平安那双忧愁的眼睛在盯着他。

  “他们已经知道了,做手术需要你亲人签字。他们现在已经坐上火车,估计今天下午就到。我已经派人到火车站去接了。”李权看到王平安偷偷地抹了几下眼睛。

  “请跟我来一下。”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进来,对李权说道。李权跟着他走进办公室。

  “你好,我是王医生,负责王平安治疗的。请问你是他的什么人?”医生问道。

  “我是他的同事。他在我们公司工作,我是办公室主任。”李权回答道。

  “他怎么会弄成这样,真可怜!”王医生叹道。

  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当时我不在现场。我公司为了加快工程进度,昨天晚上让挖机、铲车司机加班。后来听说工地惠州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发生意外了,我就马上带着卫生所的医护人员赶过去。我们赶到现场时,其他工人们已经将王平安抬到大卡车上,医护人员立即给他清洗、包扎伤口,市里的120也正在往这里赶。听其他工人说,王平安开着挖机在70度左右的坡上工作,突然挖机就往下滚了,他被挖机从窗户出甩出去,被土埋了,其他人立马将他从土里挖出来。”

  “哦,是这样啊。我现在说说他的情况。你也看见了他右臂的骨头都露出来了。”李权点了点头。王医生接着说,“通过照片,我们发现肘关节处的一块骨头不见了,可能掉在事故现场了,还有两块骨头已经粉碎了。我们肘关节处总共有三块骨头支撑着手臂,有了这三块骨头,小臂才能活动。以王平安现在的状况来看,他的右臂废了。”

  “可是他的右指还可以动啊,应该没有事啊?”李权打断王医生,用怀疑的眼光望着他。

  “他现在手指能动是因为有一根神经还连着手指。可是现在他整个右臂都没有知觉,那根神经起不了多大的作用。关键在于肘关节处的三块骨头。”王医生伸出右手在空中比划着。

  “王医生,求求你了,请你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他的手,一切费用我们公司出。他还小,今年才24岁,家里还有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呢。”李权握着王医生的手,不停地说。

  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能保住他的手,我们医院会竭尽全力去做的。即使我们能保住他的手,他的右手也不能活动,说句不好听的话,他的右手只是个摆设。”

  “现经过我院专家认真研究,决定对王平安进行手术。手术有两种方案:第一种方案截肢;第二种方案尽量保住手臂,能不能保住手臂,这还要看手术进行如何了,如果不能保留,也要截掉。”

  “这个我做不了主,这要看王平安的意愿了。”听完王医生话,李权叹息道。

  “这个我明白。手术费大概2万左右,你们要准备好钱。手术要马上进行,否则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。”

  “钱已经准备好了。可是他父母现在还没有到。”李权解释道。

  “这个可以让他自己签。”

  “可是他的左手现在也使不上劲。”

  “只要按个手印就行了。损坏骨头,最佳的治疗时间是在24小时内,不能再拖了。我现在就去告诉他。”王医生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  “请你委婉地告诉他的病情,我怕他······”李权请求道。

  “他的病情他必须要清楚,这毕竟关系到他的一生。”

  “苍天啊,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我,为什么?我的手真得保不住了?不可能,这不是真的,我这是在梦里,可是我明明躺在病床上,该死的葡萄糖在讥笑我,它流出的涎水真令人讨厌。从此我要告别心爱的挖机了,坐在挖机上,大地看到我都害怕,现在它要乐死,看到我现在的样子。小宝,以后爸爸就不能当你的秋千绳了,爸爸再也不能牵着你在田野里奔跑,放风筝了。小琴,对不起,以后要辛苦你了。父母亲,儿子不孝,还没有来得及孝顺你们,就······,王平安哈尔滨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把头埋在枕头里,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,像断了线的珠子。王医生肯定是在骗我,对,一定是在骗我。可是他说得那么坚决,那么严肃,解释的那么明白、清楚,又不像是在骗我。我不要截肢,我不要当残疾人,我不想成为别人眼里的可怜人。我要保住手臂,即使以后它不能动,但它毕竟还在我身上,在别人看来,我还是正常人。对,就这样,我要保住手臂。刚才李医生已经答应我尽量保住手臂,医生们都是说话算数的,他一定能保住我的手。可是,他又明明地说,现在还不能决定能不能保住,要看手术过程是否需要截掉,不过他们会竭尽全力保住我的手臂的。上帝,请你保佑我,保佑医生,保佑我的右臂。王平安心痛得在流血。

  清晨的阳关透过窗户照进房间,王平安看了看露着骨头的右臂,黯然失神。

  “平安,你要相信自己,要相信自己的手能保住。思想的力量是伟大的。不要沮丧,你越坚信自己,手臂就越能保住。你要给自己鼓气,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你一定能保住手臂的。“李权劝道。

  “嗯。”王平安狠狠地点了点头。

  在进手术室前,李权大声地对王平安说道:“平安,加油!要相信自己!”

  “我会的。”王平安坚定地回应道。

  “李医生,做手术是不是很疼?我怕疼。”王平安躺在手术台上,问道。

  “孩子,不用担心,在做手术前,我会先给你打麻醉针,到时候你就没有什么感觉了。不过麻醉过后,你会有些痛的。王医生和蔼地说道。

  王平安感觉到一个凉凉的东西在自己的右臂上轻轻地划了一下,很舒服。房间的灯光好像会催眠术似的,王平安眼睛酸沉酸沉的。

  “1、2、3······,爸爸做的好棒哦。爸爸,加油!长大后,我也要像爸爸这样做,不,比爸爸做得还要多。”小宝看着王平安在做俯卧升,拍着小手,高兴地叫着。

  “真有志气。小宝,看着爸爸再你给表演一个精彩的。”王平安把左手放在后背上,用右手做起俯卧升。

  “妈妈,你看看,爸爸好厉害哦,用一只手都能做20个,我也要学。爸爸,教我。”小宝望着旁边织着毛衣的小琴,又用小手抓住王平安的裤子,央求道。

  “你看你像个小孩,没有长大似的。你们这俩个顽童,真那你们没有办法。”小琴笑着说。

  “小宝贝,不要着急,等你再长大些,爸爸就教你,好不好?”王平安在小宝胖乎乎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“不要!不要!不要!我现在就要学嘛。妈妈,妈妈,爸爸不教我。”小宝可怜兮兮地看着小琴。

  “看你这个当爸的······”小琴嗔怒道,可是脸上突然露出笑容,像一朵盛开的花。

  “小宝贝,咱们来玩荡秋千,好不好?”王平安抱起小宝,说道。

  “好啊,好啊!妈妈,我们要玩荡秋千了!”小宝兴奋地喊着。

  “你们就好好玩吧。妈妈现在去做饭。”小琴拿着织一半的毛衣,走进屋里。<儿童癫痫病需要怎么治疗/p>

  王平安两只手紧紧地握住小宝两只小手,轻轻晃着。“爸爸,你晃高一点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王平安继续晃着晃着······

  “孩子,手术很成功,你的右臂保住了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一句亲切的话语飘进王平安脑海里。王平安艰难地睁开双眼,看见王医生在向他微笑。

  “孩子,你的手术非常成功,你的右臂不用截掉了。”王医生又说道。

  “谢谢您,王医生!非常感谢!可是,为什么我现在没有一点力气?”

  “这是麻醉在起作用。等一会儿,麻醉过后会有一阵疼痛。你不要胡思乱想,要多休息。”

  王平安被护士推进508病房,病房里已经有一个截掉右腿的男子坐在床上,正吃着面条,旁边有一个女人在看着他吃,应该是他的妻子。

  王平安被安放在靠里的一张病床上。“我渴,想喝水。”王平安低声地对李权说。

  正当李权将矿泉水递给王平安时,坐在旁边的那个女人劝道:“现在你不能喝水,手术6个小时后才能喝水吃饭,这是医生说的。”

  “你再忍忍吧,6个小时后再喝。”李权看着王平安干裂的嘴唇,心疼地说道。王平安默不作声,将被子蒙住头。

 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两位老人(一男一女)直奔到王平安的病床边,脸上都显得焦虑和死静。“平平,平平。”女的轻轻呼喊着王平安。

  “妈,爸,你们来了。”王平安从被子里钻出来,两眼泪汪汪。

  “嗯。本来小琴也要来的,可是小宝需要人照看,所以她没来。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王平安的母亲——吴焦艳看着一根管从王平安的右臂伸出来,管中都是从臂上抽出来的脏东西,哽咽地问道。

  “妈。你们不用担心,我很好。”王平安勉强地笑着说。

  “平平,你先休息,我们去找医生问问情况。”王平安的父亲——王海伟说道,眼里闪着泪光。

  王平安的父母亲走进王医生的办公室,吴焦艳急切地问道:“医生,我孩子的右手能不能保住?能不能康复?”

  “你们刚来吧,请坐,先喝杯茶。”王医生端了两杯茶给王平安的父母亲。“你们孩子肘关节处的一块骨头不见了,两块粉碎了,这次手术很成功,能留住你们孩子的右臂,但是它以后就不能活动了。”王医生耐心地解释道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······是我孩子的右臂从此就废了?”吴焦艳似乎要昏厥过去,扶着墙。

  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不!不!不!他的右臂不能废,他还有家庭,他还有孩子。他还小,他的右臂决不能废掉。”吴焦艳嘶声裂肺地喊道,“你们医院不行,你们医生不行,我的孩子一定很康复,一定能完好如初。我们要转院,一定要转院,我们要找好的医生给孩子治疗。”吴焦艳哭着,冲出去。

  “大叔,哪位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现在这个状况都会焦急,这个我理解。我们医院已经尽最大癫痫患者长时间的熬夜,对病情有影响吗?努力,保住了你孩子的右臂,可是你孩子的情况······,能保住你孩子的手臂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我们是一家武警医院,治疗骨类病是我们的专长,虽然我们医院在全国不是最好的,但也不是最差的。再说,你孩子刚做完手术,不能转院。如果转院,你孩子可能有生命危险。”王医生苦口婆心地对王海伟说。

  “我们来之前,就打听清楚了,广西桂林有一家医院治疗像我孩子这样的病很专业,我亲戚的孩子就是在那治好的。我们现在就要转院,我打电话给他们,他们会过来接的。”王海伟激愤地叫道。

  “桂林只有一家专门治疗骨类病的医院——桂林骨科医院,他们治疗一般的骨类病是非常好的,可是你孩子······,全国医院经常交流,哪家医院的哪科最好,我都很清楚。像你孩子这种情况,做得最好的就是能保留他的右臂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。你们转来转去,不仅耽误你孩子的疗治,可能右臂都保不住,甚至还有生命危险。你们再考虑考虑······。”王医生还没有说完,王海伟就走出去了。

  过了一刻钟,王平安的父母亲又走进王医生的办公室,吴焦艳面无表情地说:“现在就给我们办理转院手续,我们要转院。我刚才给桂林那边的医院打电话了,他们说能治好我孩子的手臂。”

  “大姐,桂林那边医院还不了解你孩子的具体病情,他们过来看到你孩子这种情况,他们也不敢接收的。再说······”王医生还没有说完话,吴焦艳就大声叫道:“你们就是一家黑医院,一群只知道收钱不看病的医生,我孩子在这当然治不好。我们要转院,一定要转院,现在就要转院。”

  “大姐,你不能······”王医生刚要说话。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出现在门口,生气地说道:“李医生,你不要管了,既然他们坚持转院,就让他们转。让他们给咱们医院写一份保证书,同时让他们再给他们孩子所在的公司写一份保证书,只要他们出我们医院,他们孩子发生什么事就与医院和公司没有关系,他们自己负责。”

  “周院长,他们看到孩子那个样子,心里烦躁,容易冲动,我再给他们解释解释。”王医生笑着对那位出现在门口的医生说。

  “大姐大叔,你们先坐下来。我现在拿出你孩子右臂的照片,对你们一张一张的进行讲解说明,如果你们看完、听完,认为还有转院,那我就给你们办理转院手续。”这时,王平安的父母亲静静地坐在那里,认真仔细地看照片,听王医生解释。吴焦艳没有看完照片,就大哭起来,奔出去,跑到王平安的床边,哭着喊着:“孩子啊孩子,你为什么命这么苦啊!老天啊,你能不能让我代替孩子受罪,即使你拿去我的命,我也甘心情愿,只要你还我孩子的手臂!。老天啊,你就睁开眼看看,孩子还年轻,以后你让他如何生活啊!”

  “妈,我没事。即使我的手真得没用了,我照样能生活。你看社会上有许多像我这样的人,他们不是照样生活得很好嘛。妈,你不要难过了!”王平安强忍着眼泪,劝慰吴焦艳。

  一抹夕阳残留下来的余晖从窗外照到王平安的右臂上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