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糖舌饼 > 正文

一个拥抱_故事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不亦异乎网

  一

  那天,天气很好,晴朗的下午。日影刚刚西斜了一点。身穿紧身牛仔裤和黑色羽绒服的 梅子,走进了驾校的大门。因为是第一次来,只知道教练的电话,根本就没见过面,于是梅子拨打了教练的电话。

  “喂!你是哪位?”是很有磁性的男低音。

  梅子一时有点口吃,思考着怎么回答,“我是,那个那个小芬的同学……”

  “哦,你往里走吧,最里边的训练场。”

  梅子往里走,走啊,这路好似有些漫长,心里有些纳闷,这虽然电话了,也不认识赵教练啊,到底哪个是呢?这里那么多的车,那么多的教练,真是,第一次见面搞得有点莫名的奇怪与紧张呢。梅子边思忖着边向前方张望,终于看见了,那个应该就是赵教练吧?一身深色的衣服,四平八稳地站着,一双手插在口袋里,就这么淡定地望着她。梅子微笑着,还没到跟前,赵教练就说,“你是梅子?”

  就这样梅子成了赵教练的学员。没有寒暄,他叫她上车,坐副驾位子。他告诉她上车后该做什么,譬如调后视镜,系安全带什么的,说了很多细细碎碎的东西。 最后他问:记住了吗?梅子傻傻地笑,实话实说:你说的太多,我似乎没记那么清楚。

  接着教练让她跟他换座位,梅子像平常坐车那样随意上车,他说:这样上车是不行的……就这样第一堂课全都是最基本的东西,而梅子感觉自己似记住没记住的。倒是赵教练那张菱角分明的脸与淡定的眼神让她记忆深刻。从驾校出来,梅子努力回忆今天所学的琐碎东西,而脑子里时不时闪现赵教练那张脸以及满脸坚毅的神情。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打心底流过。

  梅子也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  二

  那晚在宿舍,芬问梅子今天去驾校有什么感觉。梅笑笑,说没什么感觉。

  “不过,倒是觉得赵教练有点酷。”

  “哈哈,酷吗?我怎么没感觉啊?不过是有些严厉。你呀,是不是有恋父情结啊?”

  梅子奔过去要打芬,两个女孩就在宿舍追赶起来,像两只小鸟般闹腾着。

  那晚,梅有些难以入睡。芬这家伙,居然这样说。我有恋父情结吗?有吗?绝对不会。虽然父亲是去世的比较早,但一直以来,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要喜欢一个父亲式的人啊。绝对不会,芬是狗嘴不长牙,乱说!

  那年,梅子五岁,那天放学回家,妈妈的眼睛哭的通红。外婆也来了,原来是在远方工作的父亲出事了。后来父亲单位的人也来过,送来了一只盒子。那几天家里一直没断北京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最佳人,来来往往。后来终于安静下来了。而妈妈却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快乐了。父亲走了,这个家就再也没有指望了,也冷清了许多。以往父亲每次回家,总会带回许多好吃的,还有漂亮的衣服与玩具,现在远方是没有任何希望了。梅子特别想念父亲,想念父亲的怀抱与肩膀。父亲总喜欢把梅子举到他的双肩上,让她变为世上最高的人,梅子可喜欢这样了,父亲的肩头很温暖,很稳当,一点都不吓人。

  不知不觉中,梅子的眼睛湿了,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打湿了枕头。

  三

  本来是不想学车的。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车呢,只是同学们都在学,似乎这也成了一种时髦,这样说也不确切,不过学个技术也真是好事,所以梅子也挤出时间来学。当然不可能每天都去驾校的,隔一天都要去的。下了公汽要走几分钟的路程才能到驾校,这段路真有些不敢恭维,没想到同在一个城市,这个距离市中心较远的地带是这个样子的,不知道怎么回事,总在建设,弄得灰尘满天飞,路上车辆还那么多。梅子一路走一路想,就不知不觉到了驾校。当然路上还得回忆一下上次所学的东西。可是每次上车依然会忘记一些,不知道是慌乱还是真的忘记了。赵教练就坐在旁边,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。要是梅子弄错了,他就毫不客气地指出来,但也不会很凶。以往听说教练都很凶的,很爱骂人,梅子来之前真的很是挣扎了一阵子。不过这种学习跟在大学里还是很不一样的,梅子感觉自己学车比在校园里学习用心多了。学车的日子,她几乎每天心里都惦记着车,关于车的一切,甚至还在网上找视频看。晚上睡前还不断地回想,不断地思考。她多希望做的更好一些,学的更快一些啊!而且,她真的好希望,在赵教练眼里,她不要那么笨啊!

  虽然学车并不是那么愉快的事情,虽然那路也真是差劲,但每次走在那路上,梅子总是心情愉快。而且总会莫名地揣测,赵教练在干吗呢?今天心情好不好呢?真希望他心情好啊,这样他那张棱角分明的黝黑的脸就会缓和很多,眼神也有些和悦。这样梅子才敢看他。当然很多时候梅子都是不敢看他的,她只敢在心里看,看他那男人味极浓的脸。他的声音那么低沉,那么磁性,总是柔软地刺进她的心里去,让她更是不敢抬头看他。

  有时候她也会想,他老婆是什么样子呢?应该是一个很幸福的小女人吧?心中竟莫名地有些嫉妒。

  有一次他在指导她开车,来了一个女人,身板很厚实的一个女人。不过很是惊艳,脸涂得很白,嘴唇鲜红,那鲜红的嘴唇最是引人注目。衣服显然质地很好,搭配的很时髦,尤其那高筒靴,跟她的嘴唇尤其搭配,梅子是这么认为的,鲜红陪漆黑,多冷艳啊!当然也够俗气的!他连忙叫她停下我爸50岁患有癫痫病8年,请问要怎么治疗呢?来,他下去了,边跟她说:你继续练。他朝她走过去,虽然没笑,却也缓和很多。

  后来她走了,他上车说了一句:我老婆。

  梅子“哦”了一声。她也习惯了这样的交流,一般来说,只有他说的,她只是听,然后执行。学了一个多月的车,他们之间的交流一直这么简单。而他在梅子心里是极熟悉的,而且亲切。她喜欢听他说话,哪怕是责备她做错了,她喜欢他坐在旁边,那种感觉很特别,很亲切,很稳妥。梅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交流方式,不用言语,甚至不用眼睛,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关注,她每错一点他都会及时指出来,这样的时候,时间走的特别快,仿佛恍惚之间她就该下车了,别人上车,他继续教授别人。然后她拎起包,跟他说:赵老师,再见。那时候她会看着他那张特男人味的脸,心里甜滋滋的,笑一笑,挥挥手转身离去。

  四

  梅子学的还是很快。很快就到了科目三的学习。每每想到不久就要结束学习了,就有些难过,我不要那么快结束,不要。可是为什么呢?梅子竟找不到原因。驾校就是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,从来没有久留的,也没有谁愿意久留,谁不想匆匆考过而去呢?梅子也希望自己门门都顺利而过,但是,但是,她真的舍不得这地方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自从来驾校学习了,梅子变得开朗起来,每回从驾校回去,总是主动找同学们聊天,聊得最多的当然是赵教练了。而之前她是那么沉默的一个人,在宿舍里她的语言是最少的。难怪芬常常看着她,脸上有着不怀好意的笑,说:看看,梅子咋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呢?据说恋爱中的人才会这样哦!这种时候梅子就跑过去要打芬,于是宿舍就闹腾起来,那上铺的两个也跟着芬起哄。

  更多的时候梅子躺在窄窄的床上,心里莫名地快乐着,又莫名地忧伤起来,我真的喜欢赵教练吗?真的吗?真的吗?可是喜欢他什么呢,我甚至根本就不了解他!可是,可是为什么见到他就会莫名地兴奋莫名地羞怯呢?连她自己都发现自己是那么地喜欢谈论他!于是她在心里提醒自己,以后在宿舍要尽量少谈论他,一定要管住嘴巴。而每次躺下来,脑海里总是关于他的一切,其实那也是历历可数的,他的表情,几乎每次都一样的,他某个笑脸,有时候和蔼的眼神,还有那次他教她打方向盘,她老也打不好,手好像很笨,他在旁边看得有些烦躁,便过来手把手地教她。他的手是那么有力,那么温暖,那份温暖此时正从她的心底流过,流过。梅子居然有些想哭。为什么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对谁有过这种感觉,却会对他有?为什么?梅子真的好难过,好难过。

  第二天梅子照样去练车,远远看见赵教练,心就无端地激烈跳起来,脸上却是风淡云轻的笑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?。他依然是那张很酷的没有一丝笑容的脸,淡淡地说:你今天迟到了。

  来到训练场,梅子的心就收拾得一干二净。赵教练就坐在旁边指导她开车,而她是那么地听话,除了教练和车,一切都离她而去了。世界如此安静,安静得只有他和他的声音。

  这次训练结束的时候,梅子问赵教练:科三很快就要考吗?

  他本来准备叫别的学员上车,见梅子问,便停下了,就那么近地面对着她,梅子几乎能感受到他的呼吸,她的呼吸陡然有些急促,脸莫名地有些发烧。他说:用心点学,那就快。我教过的你一定要记住,每天都不一样,你也知道的。

  梅子轻轻地点了点头,又轻轻地说了一句:赵老师,再见。便逃也似地转身走掉,她害怕多呆一秒钟他就会识破她的内心,那是多么令人害臊的事情啊!可是他那样淡定,面无表情让梅子又万分失落。

  五

  驾校的学习真的要结束了,梅子每门都是一次通过,这多么难得啊,那天拿到了驾照,梅子真的太开心了!这个小本本啊,多么珍贵啊。你看,那么多人闹哄哄的,大家彼此询问:过了吗?拿到了?就为了这个小本本啊,多少个日夜的担忧啊!赵教练也很开心,他的学员这次有三个拿到了本本,破天荒的,他的脸上有了开心的笑容。梅子就在他旁边,他对 梅子说:你其实很聪明的,驾照拿到了,开心吧?梅子使劲点了点头,凝视着他的脸,无端地有些忧伤。

  怎么了?他问,不舒服吗?

  梅子摇了摇头,没有,只是,只是……这时别的学员过来了,梅子便退到了旁边。

  不管怎么样,这还是非常令梅子开心的,当她拿着驾照回到宿舍的时候,她夸张地举着本本,故作一本正经地宣布:本人,梅子,正式拿到了本本!那三个便齐齐嚷嚷:请客,请客!

  梅子豪爽地问:想吃什么?只要不是太贵的都 可以嘛!

  她们便说:不会不会,坑哪个也不能坑我们的梅子是吧?就去三国火锅,咋样?

  梅子说:好,咱就大放血一次,大家梳妆打扮起来,美美地出发!

  那晚她们喝了两瓶啤酒,本来梅子是从不喝酒的,所以沾酒就晕,从三国出来,经冷风一吹,梅子感觉好多了。一路上四个人闹哄哄的倒也不觉得,到了宿舍倒在床上,梅子的思维便开始苏醒,赵教练,赵教练,满脑子全都是他的影子。难道就这样了,共一城却不相逢?就这样不辞而别?梅子觉得不能这样,应该隆重点,起码要对得起这两三个月的时间,还有自己莫名的那些感情。

  梅子决定请他吃一次饭,这也不为过,很是说的过去,算是谢师宴吧。于是第二天武汉治疗痫病的医院,梅子避开她们给赵教练打了一个电话。当赵教练那磁性的男低音传来时,梅子顿时有些慌乱,她柔柔地说:赵老师,我想请你吃顿饭。

  赵老师在那头说:不用客气啊,这么客气干嘛? copyright dedecms梅子说:我很感谢你,要不是你教的那么好,我怎么会那么顺拿到驾照呢?所以请你一定赏脸,好吗?就在今晚,你下班后。

  赵教练答应了,梅子约在距离驾校不远的那家比较雅致安静的江城酒家,订了一个小包厢。

  梅子早早赶过去,五点半的时候赵教练也来了,见面就说:小丫头,这么客气。梅子说应该的,顺便把菜单推给他,他也没怎么推脱,随便点了三个菜,梅子说:太少了吧,要不还点两个?他说:我们才两个人,能吃多少?够了,够了!

  席间,赵教练问了梅子老家哪里的,家里简单的情况等等,还问梅子学什么专业的。梅子脸上一直洋溢着微笑,心里甜滋滋的,他给她一种感觉,父亲的感觉,好久好久都没有体味到这种感觉了,可是又有点不同,梅子暗暗打量他的时候,总是有些羞怯,脸不自觉地就红了,心儿嘣嘣直跳。

  当梅子打量着快要吃完时,连忙借口去洗手间悄悄把帐结了。

  回来时,教练站起来,说:走吧。

  梅子走过来,说:赵教练,我想拥抱一下你,可以吗?

  他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个环节,有点错愕,而梅子已经过来,环腰拥住了他,她将头埋在他的怀里,喃喃道:再也见不到你了,再也见不到你了。

  他双手轻轻地抱着她:傻丫头,好好学习啊,将来找个好婆家,要幸福啊!

  梅子情不自禁地流泪了。多温暖的怀抱啊,只是,不属于我。

  他说:好啦,好啦,该回学校了,晚了会不安全,一个女孩子要注意安全,要学会保护自己!

  梅子的泪更是汹涌而出,多像父亲啊,多像我的父亲。那一刻梅子分不清她对他的感情,到底是女儿对父亲的还是男女之间的,只是她多么舍不得这宽厚温暖的怀抱啊!他觉察到了,低下头查看,故作轻松地说:啊,哭了?真像小孩子啊!好啦,好啦,别人看见了多不好,回去吧,回去吧!我送你去公汽站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终究是分开了,终究是说“拜拜”了。梅子坐上了公汽,故意坐在最后一排,那里可以看见渐行渐远的赵教练,渐渐融入了明明灭灭的灯火之中。梅子的心沉落下去,她告诉自己一切都结束了,都结束了。那么久的纠结,真的认真思索起来,她觉得自己似乎只是要一个拥抱,一个温暖的拥抱而已!

  作者:云影儿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