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古新世 > 正文

一支钢笔

时间:2019-07-15来源:不亦异乎网

一 支 钢 笔 柯雨田 对于现代的上学小孩来说,一支钢笔在他们看来是不怎样稀奇的,可是生长在六、七十年代的我们来说,读书时间有一支钢笔那可是弥足珍贵了。 我们家弟兄姊妹共有九个,到我上小学时,哥哥姐姐们上学生涯都结束了。全家只有我一个人读书,条件应该算可以了。但是家里较穷,一年收到的粮食只够半年吃,剩下的半年还需要想办法补充,家庭拮据那是自然的。养猪为过年,养鸡为穿衣,整个生产队都一样,因此,大家都穷,谁也接济不了谁。自然大家心态都很好,谁也不会欺负谁。 小学一年级时,我们村没有学校,只好跑到离村十里外的邻村学校就读。每天天朦朦亮就从家里出发,从这座山走到另外一座山,还过一条河,每逢雨季,洪水滔滔,多少次被隔在对岸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过了两年,我们村自己办起了民办学校,这时我们才幸福地在自己村小孩子不知不觉就抽搐、口吐白沫,并且两眼往上翻等,这是怎么了?子里读书,再也不必受洪水的威胁。 一九七三年,这时我读小学三年级,上学经常打赤脚,穿的衣服很少没补过。写字使用的是铅笔,我羡慕班上使用钢笔的人,我连做梦都在想,如果有朝一日,我也有一支钢笔,我就象班上带钢笔的那些人一样,别在胸前贼亮贼亮的,好不光彩。其实,我们班十六个同学,使用钢笔的只有两三个同学,一个是大队支书的儿子,一个是生产队队长的儿子,还有一个是生产队记分员的兄弟。记分员兄弟不经常带,因为笔是他哥记分时用的,他只是偶尔借来使用。因此,他们三人在班里威风得很哪,谁也不敢得罪。不是因为有一个当官的爸爸,主要是大家有求于他们。语文老师规定,每隔两周写一篇作文,要求用钢笔写,这可难倒了我们买不起钢笔的穷苦孩子。没办法只好跟他们有钢笔的人借,久而久之,他们开始讲条件,比如,借一次笔给他们一颗水果糖,或给他朔州癫痫临床治疗方法们背一天书包等。我还好,钢笔没钱买,二哥为我用竹管制作了一支笔,然后买了一瓶蓝墨水,蘸一下写几字,写出来的字跟钢笔写出来的一样漂亮,慢慢的其他同学也跟我一样写起竹管笔来。 有一天,我到村子底的一条箐沟里去摸鱼,突然发现清澈见底的水潭里,有一件白亮亮的东西,我下到水潭里去摸,捞起来一支灰白色的钢笔。我犹如拣到一块黄金一样髙兴,差点高呼万岁。然而,一阵兴奋之余,突然想到笔不是自己的,自己不能带起走,于是几次三番拿起来放下去拿起来放下去,最终没拿回来。一路上,心事重重,好久好久沉浸在痛苦的选择中。 小学快要毕业了,学校有一块学农基地,秋季种玉米,春季种小麦。这一年收成好,我们班除了买一头毕业时聚餐用的肥猪、聚餐时用的各种物品外,一人发一支钢笔。这支钢笔,当时也只不过五角一支,但是对于我们来讲,不亚于送给我们一哪看癫痫好辆轿车,送给我们一缕沉甸甸的希望。 这支钢笔,我到现在还珍藏着,每当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时候,我都会取出来仔细打量一番,心里就会踏实起来,生活的勇气就会百倍增强起来。因为欲望是烦恼的根本,人要会知足,知足了痛苦自然就会消退,信心自然就会强起来。 2010年10月1日 于巍山 作者简介 柯雨田,原名左岐洲,1962年11月生,云南省巍山县人,彝族,大学学历,复旦大学科学技术哲学方向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结业,巍山县教师进修学校教师,高级讲师,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北京炎黄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特约编审。曾任小学教导主任,中学校长,乡党委委员兼宣传委员,乡人大主席团秘书长。现任巍山县文学协会理事,中国乡土文学作家协会理事,中国民俗文学学会创作室副主任,中国北京炎黄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云南省巍山县区域经理。著作有:《柯雨田诗昆明市癫痫病那个医院治疗的好选》、《浮云》、《微笑》等诗集,《怪圈》(短篇小说集)、《牧马村》(长篇小说)等作品。部分作品入选《云南诗人诗选》,《当代青年诗人诗选》,《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精粹》,《笑脸》等十多部选集。本人入选《中国青年艺术家传集》,《鲜红的党旗》(人物系列),《二十一世纪人才库》,《云南作家50年目录荟萃》、《中国当代少数民族作家大辞典》、《中国诗人大辞典》等传集。 联系地址:云南省巍山县南诏镇文新街3号.电话:0872-6350090.邮编:672400.邮箱:kyt20042001@yahoo.com.cn.

上一篇

下一篇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